我们活不成明星,怎么办?

9月22日,中国广播电影电视社会组织联合会电视制片委员会等联合发布《关于电视剧网络剧制作成本配置比例的意见》,规定各会员单位及影视制作机构要把演员片酬比例限定在合理的制作成本范围内。

意见要求,全部演员总片酬不能超过制作成本的40%,其中主要演员不超过总片酬70%,其他演员不低于总片酬30%。

很明显,这是一道娱乐限薪令,旨在给当下明星的超高片薪划定一条红线,为广大吃瓜群众减轻一点儿脱贫的压力。

限薪令,压低明星薪酬比重,也为提高影史制作的质量,让群众少一点儿分辨抠图的辛苦。

明星来钱有多快?网上广泛流传一张明星报价单,一线当红小鲜肉,片酬通通八位起价,据传某位小鲜肉,报价1.2亿,这是九位数。

1.2亿是什么概念?若你与他年龄相仿,即使努力挣扎到月薪过万,挣到1.2亿,也得不吃不喝连续工作1000年。

请跟我唱,千年等一回,化成灰啊啊......

很显然,我对你挣到1.2亿没有任何信心,你也应对我抱以深深的同情,如果我们仅是工薪阶层的话。

限薪令,是缩小贫富差距的具体举措,但对多数普通人来说,精神安慰高于实际效果,再限,也是天文距离好吗?

明星收入,片酬只占一部分,此外还有出席活动赞助费、广告代言合约、参与商业投资等等,每一项收入都非工薪所能及,单给片酬划定红线,对他们实际收入影响不大。

哪怕明星下岗,开个公号,粉丝也能瞬间淹没我等阅读量。

可见,限高提低的象征意义更多,只能暂且表明社会的一个态度。

提低,是指你努力工作,用时间、精力、甚至健康换取几百元的加班费,碰到葛朗台式的老板,你还得做好为自己支教的准备,感动不了自己,没准恶心到自己。

连我的简友小十都感慨,在上海,要想实现财务自由,需要2.8亿人民币,这个写一篇文字能拿几千元稿费的上海姑娘,对于挣脱不自由的命运不抱太多想法。她说,要想来钱快,搞房产懂电商,玩金融当明星,嫁富豪分家产。

显然,没有我们码字农擅长的。

明星,来钱太快,又太容易,群众憋气,可我们必须清醒认识到,明星属于稀缺资源,遵循的是市场经济,粉丝经济,他们收入虽高,但都在合法框架内。

一位粉丝几十万的公号,年收入也可以达到几十万,何况是坐拥几千万粉丝,并拥有广泛社会资源和影响力的明星呢?

明星,属于典型的靠天吃饭,一生下来,那张脸就挂着金钥匙,所谓命比不得,处处比不得,这真儿咱较不起。

同样是俊男靓女,成为明星者也是极少数人;同样演艺圈内部,也无法做到收入公平。

很多老戏骨,一辈子总收入还比不过明星一部网剧,尤其这几年IP剧当道,明星身价翻番上涨,逼得某些老戏骨改唱rap:受不了啊娘希匹,没天理了我勒个去!

每个当红明星,都是超级IP,是长着腿的活广告,自带吸金流量,普通人的努力和明星的进击,就是校门口起早贪黑的煎饼果子,和阿里巴巴双11的差距。

不但中国如此,外国也如此,不但今天如此,梦露时代也如此,我们真没必要纠结人家收入,明星的生活,和我们不发生关系,除非你是他小三。

可爱的粉丝们,当你用大把时间为偶像刷票,每天像有源相控雷达阵一般扫描着明星的一颦一笑时,你是否靠近过偶像?

我知道,你离他很远,你和他的世界交集只在胡思乱想里,你爱的不孤单,却肯定一厢情愿。

我更关心你平凡的努力,我知道你不容易。我们大多数人都不容易,没有我们的不容易,哪有明星的春风得意?

换角度看,没有我们的不容易,哪有世间诸多奇迹?

在童年,你一定碰到过赐予你力量的问题:你的梦想是什么?

这问题不是周立波问的,我们还没机会站上舞台,这个问题来自父母或老师,他们也是平凡人,把伟大的期许留给你。

我想当科学家,我想当警察,我想当教师,我想当明星,回答五花八门。每一个答案,都饱含你对生活的向往,对梦想的热爱,对未来的深情。

如今再回答,多少人想说,我的梦想就是让大人再问我一遍,无奈我也长大了。

你仍为梦想努力着,拿着微薄的收入,支撑你单薄的身躯前行,虽然别人在飞,你在爬,可你不敢停下,你怕一停下就变成干涸的标本,那样很丑陋。

你只是仍然相信化茧成蝶的童话。

看着别人活得任性,而自己只能活成惯性,这是宿命?

你的努力收效甚微,这不是你的错,在这个瞬息万变的大时代,很多得失非人力所能及,可这不是你怨天尤人的理由,万一哪天,上帝给你的疲惫,插上一对翅膀怎么办?

我身边有个脑瘫青年,走路一瘸一拐,说话字字憋,字字顿,他的父母教他读书识字,只想让他掌握一些生存技能,可他还是远远超出了众人的期待。

在他还是孩子时,靠着一台老式电脑,学习打字,用手指头一个一个敲,又自学视频制作,自学导演和编剧的理论。

他的精神打动了很多人,很多专业的演员和导演给予其帮助,在他拍第一部网剧时,得到了来自北京方面的支持,连央视也采访过他。

他的梦想是拍电影,换做小时候,只是童言无忌,而今天,他已无限接近童话。

我们起点比他高,条件比他好,远远没到撑不住。我们的命运无法和明星比较,但总有一股力量来自最普通的生活。

哪怕对明星,也不能仅仅停留在看脸,对他们名利兼收的羡慕,亦或对抠图,摆拍的埋怨上。

至少吊威亚的恐高我们没感受过;在片场冬日赤膊,盛夏棉装的罪我们也没遭过;被粉丝纠缠,被狗仔偷拍,被舆论围观,被黑客扒底,被资本裹挟的烦恼我们也没有。

我们应该学学赵丽颖十年如一日的坚持,你看到她今天的光彩照人,却未必看到她农活做的也比你好;

也应该学学蒋劲夫的隐忍,记得他参加一个节目胳膊脱臼,连关节脱落的脆响都听得到,他打着绷带继续完成节目。

至于吴京我不多说,他值得今天的成就。

就怕你只看到了明星的高收入,却没有看到高收入背后的代价;就怕你埋怨自己收入低,却远远没有探到能够付出多少的底。

真的努力过,才知道,这世上没有任何轻松的活着,也没有任何可以让你说飞就飞的拼搏。

每一个人,今天的位置,都是一点点爬过来的,我们需要甄别,在爬行过程中,谁在偷懒,谁又把指甲抠到了土里?

给予明星限薪令,与我们无关,幸灾乐祸也罢,心里平衡也罢,是别人的事。生活从不限制一个人的努力,才是你无法被剥夺的真正资源。

每个人都该做自己的明星,只有意识到这点,才配拥有未来。

  • 作者简介:本文原作者“妖明岳”,通过维权骑士授权品牌馆授权转载。曾经的纸媒写作者,时过境迁,重新起笔,想把这个世界说的有趣些。公号:妖明岳(hubenzl)简书:妖明岳感谢您的到来
  • 发表日期:2017年09月24日 编辑:026 标签: 心情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