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生在这里,这样活着;我来到这里,那样活着

作者:竹山虚老

去年回家,吃饭时我不吃饭桌上的某样菜,我妈便说我“你天天这也不吃,那也不吃,看看那些穷人家的孩子,有吃的就不错了,哪里会像你这样挑食。”

呵呵。我倒是觉得我并不挑食,只不过不吃肥肉,芹菜,南瓜,葱,蒜等等……而已,自认为我还是比较好养活的,就一盘辣椒炒肉,或者干脆一桶方便面我也能活得挺滋味的。

我妈倒是“教育心”极重,刚好大学的假期也是比较闲,带着我,我爸,还有外婆就去了她老家。

一路上我开车,当时刚刚考完科目一,因为是自动挡,也好开。路上碰到警察也不怕,没事,不管!就像小时候玩碰碰车似的,好不开心。

妈妈的老家顺着公路的一个小岔路开下去便是,一条沙土路,两边是沟,挺窄,只够一辆车过。进了村子,一股浓郁的农村气息便扑面而来——鸡鸭鹅牛马的粪便混合的味道。我皱皱鼻子,倒也不排斥,毕竟也不是没去过。前一天刚刚下过雨,通往原来居住的房子的路都是泥,车子很难过,我们便把车停到一家小卖店的前面,下车徒步走过去。很新鲜的泥,到了另一边,鞋子都覆盖着泥,甩了半天也甩不掉。我妈回头看看我,“回去自己洗。”

真是够了。

原来的家,没找到,因为好多年都没人住了,村里人便把它拆了。邻居看着外婆和我妈,不好意思的解释。她们倒是无所谓,轻车熟路的进了邻居家,聊些有的没的。我闲的无聊,追着院子里的鸡玩,追出门外,再追回来。

过了会,我妈出来说带我去个亲戚家,是哪个亲戚我也记不得了,反正是个远的不能再远的亲戚。对我来说,除了姑姑,阿姨什么的,其他都是远的不能再远的亲戚。这亲戚家倒是挺破旧的,大门到房子中间都是泥,只有几个缺角的砖头垫在那,供人通行。这个院子里只有几根光光的玉米杆子,其他的什么都没有,房子门上挂着一排干了的红辣椒,算是这个院子里唯一鲜艳的颜色。

进门便感觉像是进了尘封了多年的地窖似的,昏暗,污尘。一张床,一张桌子,便占满了整个房间。桌上有一个巴掌大的黑白电视机,正在放着一部我不知道名字的肥皂剧。桌前有两个小男孩,很瘦,也很小。他们的爸爸前些年跟村里人打牌时候与人产生争执,被人捅死了,妈妈在事后带着所有的钱跑了,再也没找到。就留下孩子们的爷爷和奶奶照顾两个孩子。

我,我妈,孩子的爷爷和奶奶四个人看着那两个孩子,或者说是我两个远的不能再远的小表弟,我妈和两位老人聊着话,我在旁静静地听着,眼睛始终不离开那两个小表弟,大的那个背对着我写着功课,小的那个站在旁边怯怯地拉着哥哥的衣服,低着头,不看我,也不看我妈。

“平时吃什么?“

“小米粥”

“一天三顿都是小米粥?”

“一天就一顿……有时邻居会送点吃的”

我看着两个小男孩,想走过去,摸摸他们的头,但是又怕我这样的举动会使他们觉得自卑,伤害到他们。他们应该知道,他们当然知道,他们的爸爸不在了,他们的妈妈也不在了,他们是失去了父爱和母爱的孩子,与爷爷奶奶相依为命。不知道他们的内心是怎样的,不知道,也不敢知道。

我妈倒是没有我的顾虑,走过去抱住了两个小表弟,当时的我甚至可以说是害怕的,我害怕我妈身上的香水味,身上弥漫的城市的味道会刺激到这两个还在读小学的孩子。看他们俩的目光,很平静,不带有一丝感情,就像是橱窗中的模特似的。那,可能是绝望。

我们临走时,我妈留下了500元钱,两位老人第一次笑了,脸上那些犹如树皮的皱纹叠在了一起。很痛吧,我想着,笑起来,应该是很痛吧。

踩着砖块出了门,回头看看,屋门前的那串红辣椒晃啊晃,好刺眼。

这趟出行对我的饮食似乎并没有什么影响,该不吃啥,照样不吃。可是看着不吃的菜,心里有了几分愧疚。

  • 作者简介:出于欣赏、交流、学习之目的,部分作品可能整理于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原作者如不愿意在本网站刊登内容,请及时通知本站,予以删除。微信:zhidemaCn
  • 发表日期:2017年09月08日 编辑:026 标签: 家庭生活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