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爱

我没有华丽的辞藻,我甚至言语笨拙,表达羞涩,和你经历的那些斑驳的故事和沧桑的情节已经像你的年龄一样被刻守在命运歇斯底里的片段里,那时你风华正茂,我稚气未脱。

----引言

世界上有一种爱,不善于表达,抒发,它躲在最隐秘的角落,却把养分扎根在最靠近你心脏的地方。你常常会把它当作爱的对立面来看待,但它依然把自己稀释成空气里最微薄的因子,供你贪婪无止境地享用。直到有一天它已经快要枯竭,消失殆尽,你才回过头发现它的存在。真的有一种爱,可以做到流进你心底的时候,润物细无声…

我是六岁时见到他的,我的继父,对他的第一印象已经完全模糊了,我甚至记不清他是否拿棒棒糖哄过对陌生环境惊魂未定的我。最早的回忆,是他辅导新哥哥写作业时严厉的呵斥,眼睛里闪着凶光。从那一刻起,我开始从心底里无声地排斥他。 我从小就是个很谨慎的孩子,高兴了不会大笑,害怕了不会惊慌,难过了不会大哭,所有的情绪都藏在心底,积攒成一本厚厚的账薄,记着感恩,伤害,背叛和遗弃。 他是个其貌不扬的男人,瘦削的脸颊上挂着一副厚厚的眼镜。他会画画,素描,油画,他都会,练得一手好字,却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受苦人。他还喜欢记日记,娟秀的字体,矛盾而细腻的感情。我曾经偷看过他的日记,却无法把日记中的善感脆弱与现实中的他联系在一起。他在我眼中是比秦始皇陵,比埃及金字塔还捉摸不透的谜。 我不常叫他爸爸,也不会和他多说话。我的家长会他从来都没有出席过,尽管每次我都名列前茅,但我从未觉得他会因此而为我感到自豪,每次当我站在闪光的领奖台上,我都会觉得自己的力量又增加了一分,而这分力量日积月累,能帮助我早点脱离他。 四年级的时候,有一段时间突然很少见他回家,而我也只是好奇,却不曾开口向母亲问过他的情况。直到有一天,我的同班同学指着我的鼻子问我,你爸爸是不是被抓进监狱了?我才慢慢知道,他因为状告村里的一个贪官被反诬入狱了。 天知道,那时自尊心极强的我却从来不担心他的安危,我甚至有点痛恨他带给我的污点,让我在同学面前抬不起头,然而,我更觉得开心,没有他的地方,才是真的家。 他不在的日子,家里一下失去了生活来源。母亲一个人承包了十几亩田种植玉米,我的课余时间就照顾五岁的弟弟。那几年过得真的很不是滋味,我很羡慕别人可以有吃不完的零食,花不完的零钱,他们可以在酷夏的体育课后,去学校门口买冰棍吃,可以在新年联欢会上买好多辣条,话梅糖… 有一次我在校门口捡到两块钱,直到现在我都记得当时的那种喜悦,仿佛有了这两块钱,家里的日子就不用再那么拮据了,我拿着钱到校门口的地摊上买了一些零食,喜滋滋地回到家,一进门就喊:妈,我捡到两块钱,龙龙,看姐姐给你买什么好吃的了… 在他坐牢的三年里,常常会和家里有书信来往,那个时候,他每次都会把信寄到我的班级,而我却从来没有打开看过一眼,我只是拿回家,交给母亲。每次收到他寄来的信,母亲都格外欣喜,把我和哥哥叫到跟前,一字一句地念给我们听,念完之后,还会要求我们回信给他。我为了配合母亲,每次都寥寥几笔,很客套很虚伪的几句“家里都好,我们会听妈的话,你自己照顾好自己”。 在他入狱的第二年,家里一大家子人远去长治探望他。那是我这辈子第一次见到监狱,也是第一次看到在那种环境下孤独的他。他冲我笑笑,我扭过头避开他的目光,他只好尴尬地伸手把弟弟揽入怀里。我却从心底里对他产生了莫名的心疼,四面的高墙下,他还会不会在日记里记录那份隐藏起来的不为人知的脆弱? 三年之后,我的生活里又有了他。这个时候,我已经是一个升入初中的小大人。倔强叛逆,愈发敏感。他的脾气也越来越暴躁,常常因为一件小事就冲母亲发火。我也愈发地开始和他针锋相对,在心里划了一条坚不可摧的防线,他就是我绞尽脑汁要消灭的敌人,在这场战争中,我始终与他势不两立。 中考那年,我以很好的成绩考上了县里的高中,我故意选了这个离家很远的学校,我终于可以不用和他生活在一个屋檐下了。第一次离家住校,陌生的环境,陌生的朋友,同学们都互相倾诉自己想家的心情,而我从来不知道惦记一个所谓归宿,所谓避风港的地方是什么感觉。甜蜜?难受?求而不得?百般揪心? 我们的关系一直没有改进,直到高二那年,家里因为装修房子花了一大笔钱,他的头发一夜之间白了好多,那段时间,他总是皱着眉头,常常把自己灌得很醉。有一次他因为一件小事,又对母亲大吼大叫,看着母亲唯唯诺诺的样子,我实在没有办法在继续沉默。那是我第一次和他正面较量,吵得很凶,我一个人躲在厕所放生大哭,全世界的声音都听不到了,十几年的辛酸和委屈,我一个人扛得太久太累了。 后来,他离家去了青岛挣钱,我也只是偶尔放假回家看看母亲,好久没有见他,听母亲说,他适应不了那边潮湿的气候,生病了,那天晚上他打来电话,恰好是我接起的,他在那边叫了声“闺女”,我终于松了口“爸,自己把自己照顾好,早点回来”他一个劲地答应着。撂下电话,我似乎能想象电话那头,他应承我时拼命点头的样子。我的眼眶忽然就红了。 半年后他从青岛回来,头天晚上,我正准备回卧室睡觉就被他喊住了“闺女,和爸爸聊会吧,咱们爷儿俩好久没好好聊过天了。”我点点头。 “爸这辈子其实挺失败的,七岁的时候你奶奶就去世了,我就成没有妈的孩子了,你爷爷一手把我们兄弟七个拉扯大,好不容易结婚了,有了你哥,她妈妈却又得白血病没了。年少气盛,拿鸡蛋去碰石头,结果被人家反咬一口住了三年监狱,但是爸这辈子最幸运的就是遇见你妈了。我知道你肯定恨我总是和你妈妈发脾气,但是两口子过日子哪有不磕磕碰碰的,你的脾气和爸一样倔啊” 有一头老豹子和一头小豹子,小豹子一直从小就在反抗老豹子的蛮横,只是因为它年纪小,力量薄弱,所以它只能默默忍受,直到有一天小豹子长大了,它准备积聚力量反抗,回头看到老豹子躺在悬崖边,眯着眼睛,一动不动,温顺得像只小猫,它忽然就把锋利的爪子收回去了。 那天回家,我透过窗户看到他在院子里忙碌的身影,背有点驼了,头发也稀疏了。我就这样安安静静地看着他.... 感谢老天给了我这种藏匿很深的爱,原来我一直在这份藏爱里成长,蜕变,学着独立和感恩,有时候我会翻翻那本在心里记录了二十年的账簿,却发现记录仇恨的那篇消失不见了。 如果有一天我穿上洁白婚纱站在我的爱人身边,必定是搀扶着你的胳膊,走过十几米长的红毯,你把我的手轻轻放在他的手心,叮嘱一句“替我,好好爱她”。 岁月铭记,我如此爱你。
  • 作者简介:出于欣赏、交流、学习之目的,部分作品可能整理于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原作者如不愿意在本网站刊登内容,请及时通知本站,予以删除。微信:zhidemaCn
  • 发表日期:2015年07月21日 编辑:026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