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城

这是她第二次抵达这个偌大的动车站。出了站口,宽敞的大道,两旁明亮得晃眼的街灯,的士司机操着浓重的北方口音,恍惚间她以为来到了陌生的城市,不甘心地回头看一眼高大建筑物的顶端,确确实实是自己从小生活的小镇。

宽阔的道路代替了蜿蜒的小道,纵横交错的老宅子换上整齐划一的新装。不知所踪的青石小路,消散在模糊记忆里的叫卖声,眼前的一切美丽祥和,她却迷失在黑夜的霓虹里,不知所措。

她试图自己走回家,然而又一次在千篇一律的楼宇间失了方向。她很懊恼,明明前些年还不是这番模样,怎么突然间自己就与这个古老的小镇格格不入了。小镇上什么时候开始有了出租车?地道南方口音的黄包车司机都有了新的营生了吗?街头巷尾怎么也赶不掉的水果摊呢?热气腾腾的夜宵小店呢?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地处偏僻南方的小镇上失了乡音,混了外乡人,连土生土长的自己也好似身处异乡。

她在不知名的大厦底下坐了好久,回忆的深刻与现实的陌生带来的冲击让她无法接受这样的自己,她竟然把家给丢了,这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情。

记忆里印象深刻的归家是大学时期8个小时的大巴,是一大早天蒙蒙亮就起来提着大包小包地赶车,然后怀着喜悦的心情一路颠簸,盼着镇上那个掉了漆的车站名称出现在车窗前。为了最早看到那个日思夜想的车站,她总是喜欢坐在大巴最前面的位置,急切地等待路途的结束。她总是喜欢从一开车开始倒数归家的时间,数着数着,盯着手表的眼睛渐渐开始模糊,然后沉睡过去,在梦里她早一步看到了爸爸在那个破旧的车站里翘首以待,等着她归来。想着想着,她突然好怀念那段单纯快乐的日子,那会儿无忧无虑,总是盼着国家公假,盼着期末假期。那会儿小镇还很简单,生活也很简单。她的梦想不过是毕业之后在小镇里开个小店,跟着缓慢走过的时间和小镇一起细水长流。原本的生活应该只是这样简单地按部就班,在小镇里一世安宁。然而大学就要毕业的那一年,她遇到了他。人与人之间的缘有时候真是难以言喻,他的出现改变了她曾经所有的一切,好像过去的时间里以为的理所当然一夜之间倾然颠覆,她的想法、追求、梦想都多了一份牵挂,多了一份思虑。于是小镇的小生活自然抛之脑后,于是她开始慌慌张张地适应起新的城市,与他一起白手打造新的生活。也许,爱情就是认输,是一种妥协。她离乡背井却甘之如饴。毕业之后,她忙碌于城市新人职场新手的拼搏里,时间的流逝并不像小镇那样缓慢绵延,而是每一分每一秒都好似不断跳跃着的音符,你不能轻易停留下来,否则一整天的曲目就变得杂乱无章,不堪入耳。最初的时候,每到假期还兴高采烈地与父母约定归家的日期,但每每都会因为临时加班而落空,然后电话那头充满无奈和叹息。后来习惯了不轻易做出无法保证的承诺,于是渐渐地“归家”变成陌生而遥远的词。只是偶尔父母会来A城呆几天看看自己。有几年没有回家好好陪过父母了,三年?五年?不,前年还回来过呢,只是匆匆而来匆匆而去,到处是破旧的残垣断横,说是开始重新规划了,发小还开玩笑说不知道她下次回来还能不能认出家了呢。没想到一语成谶。

渐深的夜带来凉风使她打了个冷颤,掏出电话拨出那一串熟悉的号码。

“妈,我回来了,在繁城大厦对面,你能来接我一下吗?”终于还是做出了妥协,向匆匆归家的路人询问了附近的建筑,给家里打了电话。

电话那头的母亲不停埋怨一个女孩子家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却又在第一时间让父亲出门接久未归家的女儿,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语气里是充满喜悦的,意识到这一点,她又一次深感羞愧。

毕业后选择去A城,父母不是没有反对过的,只是他们知道一向倔强的她是不会轻易被说服的,于是毕业典礼的前一天,父母来到学校,为了她的毕业典礼而来也为了第一次的家庭会议而来。

“决定了吗,与他一起?A城?“一向和蔼的父亲表情严肃地看着她,语气却好像只是一般询问似的随意。

“A城是他从小梦想的地方,而我希望可以和他一起实现梦想。”她垂着的头轻轻地点了点表示肯定,却始终不敢正视父亲的眼睛。无处安放的目光扫了一下满桌的饭菜,几乎没有动过。这是自己平常最喜欢来的餐厅,所点的也是平常最受自己青睐的饭菜,本来她带爸爸妈妈尝试一下不同的口味,而现在看来这一切好像已经变得索然无味。

“倩倩,你怎么这么倔呢,爸爸妈妈就你一个孩子,你就舍得离开我们吗?再说了,你一个女孩子,在陌生的城市万一遇上什么事爸爸妈妈也没办法顾得上啊?倩倩,你。。。”妈妈苦口婆心,希望尽最后的努力去改变女儿的决定,尽管她明白这样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妈,你放心,我会回去看你们的,我保证。我会过得很好的,我保证。他会对我很好,我们会很好的。”她保证,给未知的未来做出了保证。然而其实她自己也不确定,她的保证是不是真的可以实现。只要有爱,应该可以的吧。她说服着自己。

“嘀~”汽车的喇叭声把她从过去里拉了出来。她看了一下手表,正好零点。爸爸和一个有点眼熟的男子从车上下来,热情地接过她的行李,招呼她回家。

“我出门等了好久都等不到车,还好想起来你妹夫有车,给他打了电话。你等了好久了吧?”爸爸解释着迟来的原因,关切地帮她拢了拢看上去单薄的外套。

“姐,你怎么那么晚才回来,怎么也没有提前和家里说,不然我就去车站接你了。”前排驾驶的男人搭着话,她从后视镜里看到这个帅气的男子微微笑着,样子很好看,却记不起来哪里见过。

“这么晚还让你出来,真是麻烦你了。”她客气地回答,礼貌地微笑。

回到家她才发现,原来自己刚刚所在的地方离家并不算遥远,不过二十分钟的车程。只是城区改造之后,高大的楼房隔了路,又多了很多新的建筑,使她迷失了方向。

“倩倩,怎么一声不吭就回来了,吃饭了没有,天气凉了怎么还穿这么少,这么大人了还跟孩子一样不知冷暖吗?这么不会照顾自己怎么能行呢?”妈妈一边张罗着给她铺床收拾东西,一边开启絮絮叨叨的模式。

“妈,刚才载我爸找我的那个男人是谁?”

“你阿姨家的小女婿啊,去年结的婚,你不是刚好在忙一个项目不能请假吗?你妹妹不还特意拍了个小短片给你发过去了,你都忘啦?”

“噢,对,好像有这事儿来着。不过短片有点模糊,我都记不清长相了。嘻嘻~”她看着妈妈忙碌的身影,鼻子酸酸的,于是站起来给了妈妈一个大大的拥抱,“妈,我想你了,所以我回来看你。”

“傻孩子,回来也不早点说,我们也好准备准备啊。那他呢?怎么没和你一起回来?“

她微微皱了皱眉,旋即不动声色地扯了扯妈妈的衣角撒娇:“他忙。自己回来看你们不行吗?要女婿不要女儿吗?我可要吃醋啊!“

“傻姑娘,说啥呢!明天让你爸去买你爱吃的,好久没尝你爸的手艺了,不会忘了吧?”妈妈疼惜地抚了抚她的背,暖暖的。

“当然不会啦,我的口水都要流出来啦,嘿嘿~我要吃好多好吃的。”

妈妈笑她像个长不大的孩子,催着她赶紧睡觉,自己也回了房间。

躺在久别的床上,她失眠了。因为认床。她为自己失眠的理由感到可笑,明明是自己睡了十多年的床,没想到有一天会因为认床而失眠。她索性爬起来环顾了一下,房间里的布置还是依着自己的喜好,并且一尘不染。她走到书桌前,翻了翻过去的相片、日记,一夜未眠。

在家的日子,爸爸变着花样给她做各种好吃的,好像恨不得把这些年落下的全都补上,妈妈絮絮叨叨地唠着家常,小镇的变化,亲戚的变化。偶尔,她也会和发小去附近新开的小店坐坐,说一说这些年的忙碌,或者只是静静地坐着靠窗的位置看着人来人往车水马龙。过去几年间觉得怎么也不够用的时间就这么一下子放慢了节奏,慢到她可以一秒一秒地数着,一分一分简单地过着。安宁、舒心。

“陌生而熟悉的城市,迷失、走散、回归。”这是几天以来她发的第一条朋友圈。他给她在微信的所有留言她一句都没有回复,十几通未接来电也不曾回拨,仿佛它们都不曾存在过。这几天,她迷失在从小生活的城市里面,陌生与熟悉不断地在感官里碰撞,寻找着彼此间可能存在的交点。于是她忘了自己刚刚在A城失了工作,忘了刚刚和他大吵了一架闹翻了。

毕业的第三年,他们在A城领了证。本来以为只要足够爱就可以战胜所有的困难。但是日子一天天过,生活的压力却日渐加重了。每一天大部分的时间在公司里度过,每一天有很多时间在于赶车、拥堵还有瞌睡。他们承担了很多的压力,也有很多的抱怨,但还好还有爱情,是爱支撑了那些并不那么轻松的日子。

在A城生活了快六年了,但她始终觉得自己是一个异乡人,有时候会有一些听不懂的方言,偶尔还是会出现些许的气候不适,因为工作忙碌很少有额外的出行,于是很多地方依然陌生。她甚至还会在一些不常去的区域迷了路,每每都得打电话等待他的解救。

“叮~”手机桌面弹出一条微信消息,是他。“亲爱的,那天是我太冲动了,我不该冲你发火的,我错了。你回家好吗?”

她照例没回,却失了神。家?自己现在不就是在家吗?她轻饮一口面前的花茶,哑然失笑。她弄丢的,好像不仅仅是繁城还有A城。一座成长的城,一座生活的城,她好像都没有好好地与它们相处,它们孤独地存在着,却也长久地守候着。

在家的第8天,清早打开门便看见他站在门口,杂乱的头发,明显的黑眼圈,略长的胡须。。。与平常一丝不苟的他真是不一样呢。他放下行李,抱了抱她,“别闹了,跟我回家好么?”嗓子微哑。

“好。”她轻声回答,干脆而坚定。在这之前,她想过无数种原谅他的借口和方式,却没想过如此简单,但是见到他的那一刻,她心软了,她不忍心让A城也变成他的孤城。

两天后,他们回了A城,日子又开始平淡地日复一日,不同的是,他们放慢了前进的脚步,随处走走看看,每隔一个月会回一次繁城陪陪她的父母。她很幸福,因为不管是A城还是繁城,于她,都不再只是孤城。

  • 作者简介:出于欣赏、交流、学习之目的,部分作品可能整理于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原作者如不愿意在本网站刊登内容,请及时通知本站,予以删除。微信:zhidemaCn
  • 发表日期:2015年08月12日 编辑:026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