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子

他从混沌中来,在温暖与潮湿中沉睡,伴随着咚、咚、咚的心跳声。

然后空间逐渐变得狭小,他挣扎、拳打脚踢,然后感到挤压和拖拽,光线兀的强烈起来。他依旧紧闭着眼,感到被倒置,被狠狠地打了一巴掌,“哭啊!呼吸!”他听到远处传来叮铃叮铃的响声,突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就这样,他平凡地诞生了,带着平凡的父母对孩子平凡的希望。

可他是个傻子,连傻也傻得平凡,就像是世间万千傻子般地,流着鼻涕与口水,只会吃吃地憨笑。

每见他摇晃着走出来,同巷的孩子们总会跑上前戏弄他,肆无忌惮地撅着屁股朝他做鬼脸,笑着喊他“傻子!傻子!”他察觉不出其中的恶意,便也学着他们的样子用手指摁住鼻尖扯开嘴巴呜呜丫丫地喊着“傻子!傻子!”口水顺着嘴角和指尖流淌,孩子们笑地更欢了。他便也跟着嘿嘿地傻笑,蹒跚着走近然后不解的看着孩子们哄笑着跑开。

再后来的一次,他回到家时看到总是一脸愤怒的父亲,想起“朋友们”的举动,他又笑了起来,做出鬼脸对着父亲喊:“傻子!傻子!”然后,他看到父亲瞪大了眼冲了过来,不由分说的给了他一巴掌,他觉得疼痛又不解,明明,明明孩子们在说这话时都笑得那么快乐。

又疼又累,他便趴在床边迷迷糊糊地睡着,然后听到屋外嘈杂的争吵和母亲的哭泣,最终在迎来母亲温暖的怀抱时彻底沉入黑甜的梦乡。

当他眯着眼将醒的时候,一丝寒意袭来,起身向四周望去,竟是在一个全然陌生的破巷角落里。陌生的,陌生的!不再有由远及近的电车的叮铃叮铃声,不再有床边随风摇晃的娃娃,脱离原来轨道的一切事物都使他感到焦虑,他念念有词地在原地转着圈,一圈,一圈,又一圈,呆滞的眼睛不知是望向何处。

有人发现了他,瑟缩在角落里反复地不停地抠着墙皮。

然后,他被送到附近的一所福利院,院长是个胖胖的留着短卷发的中年女人。“真是个可怜的孩子,”她眼里满是怜悯。他仰头望着她,愣了许久,终于,又吃吃地傻笑出来。

在福利院住着的日子里,他遇到过几次志愿者的来访。他们拿着相机和花,说笑着来,又说笑着走。他喜欢他们送的花,喜欢柔柔的还带着湿气的花瓣划过他肉乎乎的手指,喜欢那扑鼻的香气,喜欢那个蹲下来望着他眼睛微笑的姐姐,可唯独不喜欢他们的不规律,一批又一批,总是变化,从不重复。而任何变化,都让他不安。

傻子,不慎走丢了,在一次校外活动里。他怔怔地看着陌生的四周,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拼命向不远处的灰败的破巷跑去,蹒跚着,左右摇晃着。他喜欢跑步,因为有人说过他跑步就像只鸭子,真好,他想,他是见过鸭子的,多么可爱。

“嘭!”他听到刺耳的刹车声和咒骂声,多么熟悉,让他想起了父母的争吵,然后疼痛袭来。他看到红色,无尽的红色,然后吃吃的笑了出来,蜷缩着,躺在阳光下。他看到人影,感到光线被遮蔽,温暖潮湿,终于,陷入混沌。真好,就是有些疼。

这是我从一只老猫那里听到的故事,他已经很老很老了,老到烈阳都无法使他的皮毛泛出光泽。在一个闲置的下午,我靠在墙边,听着他悠悠,悠悠地讲着。

“然后呢?救活了么?”我问。老猫似是累了,懒懒地趴着,没说话。

第二天,我又想起这事,特意绕到那老巷去问他。

“然后呢?”

老猫抬了抬眼皮,淡淡的说了句:“死了。十岁。”

我静默了,抬头望了望头顶的烈阳,又看了看又没了动静的老猫,见他没有继续的意思,便识趣地走开了。

死了,那,便死了吧。

End

  • 作者简介:出于欣赏、交流、学习之目的,部分作品可能整理于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原作者如不愿意在本网站刊登内容,请及时通知本站,予以删除。微信:zhidemaCn
  • 发表日期:2015年07月19日 编辑:026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