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啊雨

  

昨天才是立秋,这场台风雨,却让我感到了深秋的寒意。

晚饭后,我撑了把伞在雨中站了少倾。想到了好多带雨的词句。

“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小学的校园内有好几棵梧桐,高大的树干与这60年以上历史的校园让我一直坚信他们的年龄肯定至少比父辈们大。茂盛的枝桠延伸到围墙外,干燥的秋天围墙外的河边的小路上,落满梧桐叶。十年前的时光里,应该还有那个戴红领巾的我在那条路上走着,一路是枯树被踩碎的咔咔声。我还能记得梧桐花香,并不是很好闻,浓郁而低沉的,此时我闭上眼睛还能想像出那种气息。

可现在毕竟是夏天啊,虽是台风雨的天气,却着实让我觉得冷,丝丝入骨。我爱雨天,是爱听雨的声音,爱嗅雨的气息,爱品雨的情感。

“前尘隔海。古屋不再。听听那冷雨。”不由得想起了这句。家门前还有座似是七十年代的小屋,主人早在七八年前搬走,留下这空荡的小屋继续守着它的年岁。今天的大雨又让我注意起这小屋,石灰墙上渗着青灰的雨渍,屋顶不知何时多了两个窟窿,于是耳畔不由得有了碎裂的瓦片声。有个词叫做“瓦蓝”,是那屋顶的颜色吗,今后就不再能看到瓦蓝了吧.......

我想起曾经在去堂姐家的路上也有一座相似的小屋,不同的是屋顶上长满了淡黄色小花。屋子里住着个独居的老奶奶,那时候每次经过,她都会摘一把屋檐处的淡黄色小花给我。我是个爱花又不懂得爱惜花的人,这么些年没有一株小花留存下来。记忆深处那个老奶奶摘花的身影也越来越矮小,本来是矮矮的小屋她摘花时渐渐需要在脚下垫些木板,动作也越来越僵硬,再后来,我就主动摘一把小花了。长大了许久不曾去姐姐家,有一天经过时,我惊诧地发现那个小屋已经不在。又听闻她已经过世,那也似乎是两三年前的事了。记忆中那一抹开满淡黄色小花的屋顶......

“春潮带雨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横。”同样的一种静谧,夏夜暴雨过后的一个清晨,我不再记得初二年级的校园里是哪个男生第一个发现了教室门口躺着的刚出生的小蝙蝠。好奇心与爱心的驱使我们把它带回教室,用餐巾纸给它做了个窝,喂它粥和牛奶。不过后来它还是死去了...只是一直不明白它为什么会落在教室门口。还有那些和初中同学的快乐回忆,想来也是淡淡一笑。

近来翻了好多同学的旧日志,都有提到希望回到初中时代回到小时候。隔着一段时光再回首,那时不快乐的记忆都模糊消失,而快乐的时光在脑海中无限放大。其实每个时期都有各自的烦恼吧,初中时期待毕业,高中后渴望回去。也许大学了也会觉得高中幸福呢,所以我期望不回去,让我一直往前去吧。而过去了的,便成为记忆中的美好时时回味。正如有句话说:永远不要故地重游,因为记忆中的风景才是最美的。

长大后,人也愈发喜欢诉愁。“有时,外面下着雨心却晴着;又有时,外面晴着心却下着雨。”生活与成长总有些许无奈,我也许无法总是陪谁走过每一道坎无法听到谁每一句心声。只是,我爱的人们,我永远祝愿你幸福安好。

时过境迁,情随事迁。高中时的恋人早已不再联系,也该把那古桥,那小巷,那静谧的午后,那些共同喜爱的词句收进记忆匣子。愣愣地望着桌角始终空着的玻璃花瓶,想起了那几句“她默默地远了,远了,到了颓圮的篱墙,走尽这雨巷。在雨的哀曲里,消了她的颜色,散了她的芬芳,消散了甚至她太息般的眼光丁香般的惆怅。”

雨啊雨,回忆也当做是梦一场......

  • 作者简介:出于欣赏、交流、学习之目的,部分作品可能整理于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原作者如不愿意在本网站刊登内容,请及时通知本站,予以删除。微信:zhidemaCn
  • 发表日期:2015年07月19日 编辑:026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