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而终,是所有人对爱情的追求

作者:麦家陪你读书。 来源:麦家陪你读书(ID:mai1964)

上一节我们读到渡边从疗养院回来,有些分不清楚疗养院里面和外面究竟有什么不同,为直子感到惋惜。可是在经过了一夜的茫然之后,他还是投入到自己的生活轨道。

体育课结束后,渡边遇到了绿子,绿子怀念那个和他一起度过的周末,那样兵荒马乱又生机勃勃的假期渡边也很喜欢。所以当绿子约渡边星期天再次相聚时,渡边欣然接受。

星期天的早上,绿子去渡边的宿舍找他,穿着短短的牛仔裙,吸引了整个宿舍楼的男生目光。两人谈起青春期男生对性的幻想,好奇心强又古灵精怪的绿子希望自己能成为渡边某次幻想的女主角。

渡边无奈得应允,他们在电车上轻松地讨论着各种话题,从女孩子的超短裙,到考大学的正弦和余弦知识,更有对那些打着革命的旗号做事的不靠谱同学的吐槽。总之与绿子在一起,渡边从来不用担心没有话题可聊,他们总是有说不完的俏皮话。

绿子带着渡边一起去了大学附属医院,绿子的爸爸并不像之前说的那样在乌拉圭,而是得了脑肿瘤在附属医院住院,和绿子死去的妈妈一个病。

绿子父亲长得又瘦又小,而在可见的未来恐怕还要继续瘦小下去。他头上缠着绷带,苍白的胳膊上布满注射或打点滴的点点遗痕。眼睛半睁半闭,茫然注视着空间中的某一点,一看那眼睛,便可知道他将不久于人世。

绿子向爸爸介绍渡边,对爸爸絮絮叨叨说了许多事,还和渡边说了她爸爸软弱却耿直的一生。

渡边只是静静听着,听着绿子的碎碎念,然后看着绿子在医院食堂将饭菜吃得干干净净。绿子说,别人偶尔来一趟,充其量不过是同情,可是看护爸爸的却是她,她得多吃饭才能吃得消,所以并不在乎别人看到她能吃能喝时的诡异眼神。

世上喜欢强加于人或被人强加的人有相当一大批,他们为此争吵不休、相互扯皮,并且乐此不疲。可是心性坚定又积极乐观的绿子,在这样一群人中却让人如此得怜惜和敬佩。

渡边在绿子出去办事的时候单独陪着绿子爸爸,照顾绿子爸爸吃黄瓜,看着他艰难吃下整根黄瓜,也听着他反复拜托“票、绿子、上野”,虽然渡边并不知道这些词究竟是什么意思,可还是答应他会尽心尽力照顾绿子和票,绿子的爸爸这才如释重负地合上眼休息。

直到绿子回来,两人讨论后也没弄明白爸爸究竟想要表达什么意思,绿子能想到和上野站有关的就是自己小时候离家出走的地方,然而却怎么也想不到票是什么意思。

可能是爸爸记忆混乱了,也可能是毫无意义,但是绿子爸爸弥留之际,还是想着出走的小女儿,拳拳父爱,让人动容。

从医院回来的渡边,又开始了给直子写信的日子,他在信中和直子聊日常生活,聊业余打工,也聊绿子和她的父亲。

在纾解冲动的时候尝试了幻想绿子,可是怎么都不舒服,改成幻想直子,仍然不得缓解,索性作罢。他是不是已经开始在两个可爱的女孩中间摇摆不定了呢?就像他的朋友永泽一样,永远摇摆在女友初美和其他的女孩子中间。

永泽是渡边的朋友,他们住在同一栋宿舍楼里。和渡边的独来独往不同,永泽是个懂得圆滑交际的人,可是偏偏对渡边另眼相看,就和当初的木月一样。

永泽家庭条件优越,自身条件也很好,学习优异,善于社交,连长相都是校园里最受欢迎的那种类型,所以在宿舍楼里十分吃得开。他甚至能够随意地夜不归宿而不被惩罚,渡边就有几次夜不归宿是找他才得以不被责罚。

渡边和永泽有过几次交往,那时候他还没有认定直子是心中唯一所爱,等到和直子在一起后,他就再没跟永泽一起鬼混过。在渡边去疗养院看直子之前,他听说永泽参加了外务公务员考试。

永泽在渡边从医院回来后的某一天,突然给他打电话,说他已经通过了考试,邀请渡边一起吃饭,并且说明是带上女友初美,而不是其他不三不四的女孩子。

三人吃了一顿很不错的晚餐,初美一直致力于将一个极其可爱的低年级女孩介绍给渡边,渡边躲闪不及,坦白自己已有喜欢的女孩子。

永泽马上揭穿渡边曾经和他一起玩过互换床伴的游戏,让初美很吃惊,她很不解为什么男人即使有了喜欢的女孩子,还是能够无所顾忌地在外面花天酒地,想来她困惑于这个问题很久了,因为永泽就是这样永远贪玩的男人。

永泽对初美说:“你无法理解男人性欲那种东西。”他试图为自己的不专一找借口,可是初美只是平静地告诉他,自己很受伤害。

永泽应该是觉得愧疚的,可他无法否认,自己就是那种喜爱拈花惹草,享受左拥右抱的男人,他从中能够感受到极大的成就感,所以忽视了初美一直在受伤害这个事实。

多么不公平,可是社会这东西,有时从根本上就是不公平的,反过来想,不公平的社会同时也是大有用武之地的社会,所以才会有这么多和永泽一样的人。

永泽说渡边和他对待感情的态度一样,渡边自然无法赞同,至少现在,他一门心思地想着直子,想着她在做什么,恨不能立刻返回直子的那个小房间,不想再浪费时间听永泽高谈阔论。

初美不如直子好运,他爱上的那个男人并不愿意为他改变。

三人的聚餐终究还是没有善终,初美冲永泽发起火来,并且拒绝永泽相送,于是渡边叫了出租车打算送初美回家。

心情不好的初美并不想回家,渡边带她找了地方去喝一杯。出租车上的初美闭起眼睛在平复因争吵而激动的情绪,那副风情姿态,让渡边明白了永泽之所以选择她作为特别对象的缘由。

比初美漂亮的女子不知会有多少,永泽不知能搞到多少那样的女子,但是初美这位女性身上却有一种强烈的打动人的力量,那种力量能够引起对方心灵的共振。

让渡边在心中激起的感情震颤究竟是什么,直到十二三年后渡边才想明白,可惜那时候初美已经了断了自己的生命,她在永泽去德国两年后和另一个男人结了婚,又过了两年,她用剃刀割断了手腕动脉,从永泽那里得知这个消息的渡边再没和永泽联系过。

那天夜里,喝过酒后微醺的初美邀请渡边去打桌球,那是自从木月去世后渡边再没有进行过的娱乐活动,初美赢了三回,到第四回才输了。

渡边在给直子的信中写道:“在同初美打桌球的那个晚间,直到第一局打完也一点没有想起木月。对我来说,这是个不小的打击。因为,自从木月死后,我以为每逢打桌球必然想起他,不料,直到打完第一局,在店内自动售货机买百事可乐之前,我都全然未能想起他。”

时间是世界上最有力量的东西,也是世界上最残忍的东西。

渡边对于木月死亡的印象,经过这么久的时间,终于开始模糊起来。这从另一个方面反映出,木月的死亡对渡边的影响开始变小,他逐渐开始从死亡的阴影中走出来。

可能是因为现实的世界发生了太多事情,比如绿子的出现,比如永泽与初美的出现;也可能是因为和直子的爱情,他爱上直子,并且希望能和直子更加亲密地在一起,所以需要淡忘木月在两人之间造成的隔阂,而这也是他希望直子能够做到的。

无论如何,这是件好的事情,逝者已矣,生者只能向前看,往下走。不知道未来会怎样,但是我们需要活在当下。

  • 作者简介:来源微信号:麦家陪你读书(ID:mai1964)。是著名作家麦家用以奖励读书人的阅读空间。名家导读,原创音频,早上8点读书15分钟,七天陪你读完一本书,一年比别人多读48本书。读书就是回家。
  • 发表日期:2018年01月19日 编辑:026 标签: 挪威的森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