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好的爱情,是你会感受到希望

作者:麦家陪你读书。 来源:麦家陪你读书(ID:mai1964)

上一节我们读到,渡边来到直子所在的疗养院,当晚住进了玲子和直子同住的房间,在被一个沉重的梦惊醒后,见到直子对他表露爱意。他再也无法安睡。现在,我们来继续共读之后的故事。

第二天早上,渡边发现,直子对昨夜的事情似乎一无所知。开始他以为直子是当着玲子的面故意做出若无其事的样子,或者是出于害羞,可是当玲子从房间消失后,她的神情仍然毫无变化,眼睛依然那么晶莹清澈。

渡边难以释然,吃饭的时候不停地瞟着直子,直到玲子开始打趣,他才停止思索昨晚发生的事情,他想直子那时候可能没有清晰的意识,于是将这件事情忘之脑后。

早饭后,渡边跟着两人去鸟舍给鸟喂食,跟鸟和兔子在一起的直子很开心,她说最喜欢早晨,一切都好像重新开始似的,中午时间一到就有些伤感,晚上最最讨厌。

渡边不仅跟着两人工作,到了下午的时间还和两人一起去爬山,直子她们每周爬山一次,路过无人的村庄和牧场的咖啡馆。玲子十分喜爱咖啡馆里的立体声收音机,那流淌出的音乐让她觉得和外界还是有某种特殊联系的。

玲子在咖啡馆听歌,大方地告诉渡边可以和直子单独待一会。于是两人在草地上接了一个深情的吻,两人相拥着在躺在柔软的草地上,即使没有水乳交融,却仍觉得温馨甜蜜,那种贴近的感觉让两人都觉得真实,仿佛距离和隔离从来都不存在。

直子告诉渡边,她有一个大她六岁的姐姐,关系非常融洽,姐姐是学霸型性格,无论做什么都要拿第一,全家人都为姐姐感到骄傲。因为有着永远无法超越的姐姐,所以直子决定只做一个可爱的女孩,而她确实是全家人都十分疼爱的小妹妹。

拥有两个女儿的家庭看起来幸福极了,可是好景不长,那个无所不能、心理强大的姐姐突然自杀了,没有人知道她自杀的原因。

直子在姐姐的遗物中看到她留下的一些痕迹,那里记录了一个强撑着自己的女孩子,一个和大家印象中都不一样的脆弱的姐姐。直子很心疼,大家都对她的独立习以为常,却没有人发现她已经在崩溃的边缘徘徊许久。

直子是第一个发现姐姐自杀的人,当时的场景给她很大的冲击,那以后的三天时间里,她一句话都没说,像死在床上了似的,只是眼睛睁着定定的不动,好像毫无知觉了。

她还听到自己的父母谈话,似乎是爸爸那边也有亲戚是自杀的,他们怀疑是一种家族遗传,而直子现在的状态,好像也印证了这一点。

渡边告诉直子:“你太悲观了,在黑夜、噩梦、死亡面前太胆小了,你必须忘记这些。只要忘记,你肯定能恢复的。”

渡边鼓励直子,希望她能走出疗养院,他想要和直子一起生活,直子紧贴住他的胳膊,想着要是能那样该有多好,可是她又十分害怕,她的家族有自杀的阴影,最亲近的姐姐和木月也是自杀身亡,甚至一样得没有征兆、没有遗言,都死在了十七岁。她现在的状态,不知道能不能打破死亡的诅咒。

傍晚的时候,玲子要求和渡边一起散步聊天,可以继续前一天的谈话。玲子在疗养院住的时间太久了,很希望能够和从“外面世界”来的渡边聊聊,两人拿着从别人那里讨的葡萄,边走边吃,玲子对渡边讲起自己的过去。

玲子年轻的时候本打算成为一名职业钢琴家,在音乐大学里一直名列前茅,但是大学四年级的时候,在一个重要的音乐会上,小手指突然不能一点也不能动了,无论怎样按摩都不见效,医生说是精神方面的原因,然而最终也没有定论,只说大概是音乐会前的紧张造成的。

玲子住进了医院,然而等到手指能动的时候,医生判断她神经太衰弱了,不适宜当职业钢琴家。可是玲子四岁练琴,生活都在围绕钢琴转,失去钢琴后,她的人生像是被拦腰截断一样,幸而有温和的丈夫拯救了她,她和丈夫过了几年幸福的生活。

可是生活仿佛不放过这个可怜的女人,在三十一岁的时候,玲子的生活再次断裂,这回她再也得不到拯救,所以在疗养院待到现在。

事情的起因是玲子又能重新弹奏钢琴,虽然手指并不如原先那样灵活,可是对音乐的热爱让她即使只能为自己弹,也甘之如饴。

邻居听过她的琴声,想要她做自己女儿的钢琴教师,玲子本来心有忐忑,不太情愿,可是那位太太和她的女儿反复劝说,她终于同意了。

噩梦就是这样开始的,那个看起来聪明可爱的孩子,却是个病态的“扯谎鬼”,她喜欢耍手腕来刺激别人的感情,并且从中得到成就感,而玲子就是她手中一个案例。

那孩子撒谎说自己肚子疼,骗玲子带她进了卧室,然后诱惑了玲子,作为一名十三岁的少女,她用各种手法挑起了玲子的欲望,为玲子带来的是极度的内疚和对自己认知的震惊。

玲子赶走了那孩子,却没想到接下来的打击才是致命的。扯谎鬼遭到玲子拒绝后,反咬一口,告诉家人自己被玲子猥亵,并且在邻里中到处抹黑玲子的名声,那家人还声称调查过玲子,知道她有过精神病史。

玲子和丈夫商量着是否能够尽快搬家,丈夫同意了,但是要等一个月处理房产等手续,可怜的玲子没能坚持到一个月,她吃了安眠药,开了煤气,醒来的时候在医院床上,知道自己这次真的完了,她不会再像上次一样康复了。

渡边很吃惊,在他看来,玲子和外界的正常人并没有任何区别,甚至比那些人还要有魅力的多,至少直子和他都深深被玲子所吸引。他对玲子说:“我认为你是有能力的,有能力到外面适应一切。”玲子微微漾出笑意,没有作声。

渡边知道了玲子的往事,知道了她为什么会离开丈夫和女儿一直住在疗养院,心里不禁觉得黯淡和沮丧。

不过在回到房间后,看着直子在沙发上安静地看书,意识到现在的直子是那么的富有青春活力,即使有过不开心的过去,可还是希望能够和她拥有开心的未来。

直子仰起脸问两人,是不是聊得很开心?玲子摸摸直子的脑袋,给了她肯定的答案,三人在一起听雨吃葡萄,很是自在。伴着玲子的吉他声,他们谈天说地,其乐融融,就像当初木月还在的时候。

渡边和直子似乎总是无法和其他情侣一样单独相处,他们之间的感情总是夹杂着一个“涩”字,有时候是两人之间的羞涩,有时候是想到前程往事的苦涩。可是在“涩”之外的那些温馨之处,又让人那么的沉迷其中,仿佛雨中的吉他声,给清冷的夜带来甜蜜和希望。

第二日清晨,雨仍然下个不停,睁眼醒来时,窗外笼罩着乳白色的雾霭。随着太阳的升起,雾霭随风飘去,于是杂木林和山脉的冷鲜一点点显露出来。

渡边离开的时候,直子并没有刻意送他,他们像是平凡夫妻每天清晨各自奔赴工作一样,轻描淡写地互相道别,渡边对直子说:“还来的。”然后走在了潮乎乎、凉丝丝的空气中,离开了有着直子的地方。

渡边回到了打工的地方值班,百无聊赖地看着店外穿行不息的男男女女。有全家老小,有对对情侣,有醉鬼,有无赖,有开着成人店的猥琐男人和酒吧里的陪酒女郎。他恍惚间感觉到,那些人也并不是都对他们自己有所了解,又怎么能够证明自己就比直子他们正常呢?

疗养院如同世外桃源一样,回到俗世的渡边深深地怀念身在桃源里的直子,怀念她温柔的手与美好的身体,怀念他们在一起时的恬静心情。直子现在...在做什么呢?当然是在睡觉吧?是在那不可思议的狭小天地的暗影中安然入睡吧?但愿她别再陷入痛苦的梦境。

  • 作者简介:来源微信号:麦家陪你读书(ID:mai1964)。是著名作家麦家用以奖励读书人的阅读空间。名家导读,原创音频,早上8点读书15分钟,七天陪你读完一本书,一年比别人多读48本书。读书就是回家。
  • 发表日期:2018年01月18日 编辑:026 标签: 挪威的森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