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依附,是女人最有底气的生活状态

故事读到这里,我们看到了颂莲在陈府这座深宅大院里,终于因为几次惹怒了陈佐千而彻底失宠,她感觉到自己的人生充满了无望和黑暗。

在那个年代,男人妻妾成群是理所应当,女人却要被处死。这吃人的社会,一个女人想要获取主动权,到底该怎么做?我们开始这一节的共读。

和飞浦喝着酒,颂莲突然有股异样的感觉,让她心神不宁,控制不住地主动向飞浦示好。飞浦抬起头,他凝视颂莲的眼睛里也好似有一种激情在沸腾,但身体却僵硬地维持原状,一动不动。

只是那一瞬间,却好像一下子过去了许多年,飞浦像被击垮似地歪在椅背上,沙哑地说,这样不好。颂莲如梦初醒,她嗫嚅着,什么不好?

飞浦把双手慢慢地举起来,作了一个揖,不行,我还是怕。他说这话时,脸痛苦地扭曲着。我还是怕女人,女人太可怕。

颂莲说,我听不懂你的话。飞浦用手搓着脸说,颂莲我喜欢你,我不骗你。但老天惩罚我,陈家世代男人都好女色,轮到我就不行了,我从小就觉得女人可怕,我怕女人,家里的女人都让我害怕。只有你,我不怕,可是我还是不行,你懂吗?

颂莲听到这里,早已潸然泪下,她背过脸去,低低地说,我懂了,你也别解释,现在我一点也不怪你,真的,一点也不怪你。

如果说刚才颂莲只是似醉非醉,那么飞浦走了以后,她就真的喝醉了。她让下人去喊老爷陈佐千,陈佐千看到她醉成那副德行,很是厌恶。

颂莲勾住陈佐千的脖子,撒娇地说,老爷今晚陪陪我,我没人疼,老爷疼疼我吧。陈佐千却冷冷地说,你这样我怎么敢疼你?疼你还不如疼条狗。

喜欢一个人,你会不由自主地为他晴为他雨,喜悲都随着他,所以当知道飞浦的秘密后,颂莲几乎整个人都崩溃了。

不只是因为没法与飞浦进一步发展关系,更是因为她一直以来赖以支撑的唯一的念想,都在此刻分崩离析,不复存在了。

此外,飞浦生长在衣食无忧的大家族里,却变成了这样一个“异类”。这是陈府的悲哀,也是那个封建年代里,整个社会的悲哀。

毓如听说颂莲醉酒,也赶来了,在门口念了几句阿弥陀佛,就上前来把颂莲和陈佐千拉开。她问陈佐千,给她灌药?陈佐千点点头,毓如想摁着颂莲往她嘴里塞药,却被颂莲推了个趔趄。

毓如对着下人们喊,你们都动手呀,给这个疯货点厉害。陈佐千和宋妈一起架着颂莲,毓如刚把药灌下去,颂莲就吐出来,吐了毓如一脸。

毓如说,老爷你怎么不管她,这疯货要翻天了。陈佐千拦腰抱住颂莲,颂莲却一下子软瘫在他身上,嘴里说着,老爷别走,今天你想干什么都行,干什么都依你,只要你别走。

陈佐千气恼得说不出话,毓如更是听不下去,冲过来打了颂莲一记耳光,无耻的东西,老爷你都把她宠成什么样子了!

南厢房闹成了一锅粥,花园里有人跑过来看热闹。陈佐千让宋妈堵住门,不让人进来。毓如说,出了丑就干脆出个够,还怕让人看?看她以后怎么见人!

陈佐千说,你少插嘴,我看你也该灌点醒酒药。宋妈捂着嘴强忍住笑,走到门廊上去把门,看见好多人在窗外探头探脑的。

宋妈看见大少爷飞浦把手插在裤袋里,慢慢地朝这里走。她正想着到底让不让飞浦进去呢,飞浦却转了个身,又往回走了。

对于陈佐千,颂莲是问心无愧的,所以无论陈佐千宠她也好,冷落她也罢,她都不悲不喜,因为她不在乎;但对于飞浦,她是有愧的,飞浦的一举一动都能牵动她的心,因为她在乎。

在知道飞浦的性无能之后,她绝望了,她将最后一点希望寄托在陈佐千的宠爱上。

面对曾经义正言辞拒绝的事情,在现实的打压下,她低头了,放弃了自己的底线。她身不由己,心不由己,就连尊严,都由不得自己。谁又能由得了自己呢?

某天夜里,颂莲看见死去的雁儿在外面站着,推她的窗户,一次一次地推。她却一点儿也不怕,她平静地躺着,等着雁儿的报复。

然后她看见雁儿抽出一根长簪,朝她胸口刺过来。她肯定地感觉到自己死了,千真万确地死了。

醒来却发现是个梦,一个很真实的梦。梅珊从北厢房出来,穿了件黑貂皮大衣,容光焕发,准备出门走走。离开前,梅珊回头对颂莲嫣然一笑,这是颂莲最后一次看见梅珊迷人的笑脸。

梅珊是下午被两个家丁带回来的。卓云跟在后面,一边走一边嗑瓜子。事情说到结果是最简单了,梅珊和那个医生在一家旅馆被卓云堵在了被窝里。

梅珊被人拖回北厢房,披头散发,怒目圆睁,大骂着拖拽她的人。陈佐千来了,进去,又出来。他的脸色比预想的要平静得多。

颂莲说,你们放她一马吧。

谁能放?陈佐千冷笑了一声说,该怎么样就怎么样。

颂莲彻夜未眠,心如乱麻。她时刻听着隔壁的动静,心里想的却都是自己的事。午夜时分,颂莲忽然又听见了梅珊唱她的京戏。

颂莲迷迷糊糊地半睡半醒着。凌晨时分,窗外一阵杂乱的脚步声惊动了颂莲。

颂莲把窗帘掀开一条缝,看见梅珊无声地挣扎着,被抬着朝死人井那里去。终于,一声闷响后,梅珊就被扔到井里去了。

大概静默了两分钟,颂莲突然发出了那声惊心动魄的狂叫。

第二天早晨,陈府花园里爆出了两条惊人的新闻:三太太梅珊含羞投井,四太太颂莲精神失常。

第二年春天,陈佐千又娶了第五位太太文竹。文竹初进陈府,经常看见一个女人绕着废井在一圈一圈地转,对着井中说话。说什么话?我不跳,我不跳,她说她不跳井。颂莲说她不跳井。

两个如花美眷,就这样一死一疯,酿成悲剧。结局令人唏嘘,但在当时的社会,她们没有自救的能力,只能随波逐流,被冲刷得体无完肤。

第五位太太文竹的命运,我们似乎也可预见了,在这个封建礼教吃人的社会里,在这个妻妾成群勾心斗角的家族里,没有人能独善其身。

人们总说,在爱情里,认真你就输了。但真爱哪有什么输赢,只有用心经营。在经营的过程中,我们要守好底线,决不能把自己的姿态放低到尘埃里,不能被动挨打,而应该掌握主动权,伸手抓住属于自己的幸福。

梅珊和颂莲的悲剧,根本源头就在于她们都是依附于男人的,在这座深宅大院里,自己的一喜一悲,或荣或辱,都攥在这个男人的手里。

在那个年代,女人没有人权,男人可以三妻四妾,女人偷汉子却要被钉在耻辱柱上,沉到深井里。她们在爱情中,在婚姻中,没有一丝一毫的主动权。

到这里,整本书就共读完了,那么,在当今社会,我们的人生,或者说,我们在感情世界里,要如何才能掌握主动权呢?

下一周,我们将陪大家共读的书,是村上春树于1987年所著的《挪威的森林》。村上春树可能是国内最为人熟知的日本作家了,他的二十多岁,同样经历过无处安放的迷茫,那段精神世界里无边无际的兵荒马乱,是当时的他无论在时间上还是经济上,都没有余力去享受的青春。但在历经多年磨砺后,他生活的底气、任性的状态,是很多按部就班、循规蹈矩的人羡慕不来的珍贵。

《挪威的森林》是披头士在上世纪60年代创作的单曲,书中主角之一的直子每听此曲都觉得自己一个人孤零零地迷失在寒冷的森林深处,而这正是青春所必经的彷徨、恐惧、摸索、迷惑的表征。这本书的故事主线是恋爱、友情、逃避和幻想,作者用略带忧伤的笔触,呈现出了在繁杂喧闹的时代背景下,年轻一代的自我封闭和孤独的状态,抒写了一种青春期的自我救赎与成长。

每个人的青春都有迷茫,也终究会经历成长,你的青春是怎样的呢?一书一世界,《挪威的森林》这本书又会带给我们什么样的体验呢?一起期待明天的共读。

  • 作者简介:出于欣赏、交流、学习之目的,部分作品可能整理于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原作者如不愿意在本网站刊登内容,请及时通知本站,予以删除。微信:zhidemaCn
  • 发表日期:2018年01月14日 编辑:026 标签: 妻妾成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