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尝过苦的人,才更懂得幸福可贵

昨天的故事中我们读到,和久浩介中学时因家道中落、父母计划跑路的问题咨询浪矢杂货店,但最终他却没能听从浪矢爷爷的建议和家人一起面对困难,而是选择独自离开,并在丸光园孤儿院长大。之后在听说父母双双自杀却为他保留了一个干净清白的身世后,悔恨不已。

今天,我们将读到本书中最后一部分内容——《来自天上的祈祷》,这一部分,将分为两期和大家共读。

我们的视线将重新切回“小偷三人组”。原来,敦也、翔太、幸平三人也是在丸光园孤儿院长大的孩子,从小就听说过“天才歌女水原辰弟弟被救,水原为报恩唱红《重生》”的故事。

但他们没想到的是,那个曾向他们咨询的克郎,竟是几十年前《重生》的作者。克郎收到的回信,自然也是出自这三人之手。

正是因为知道在克郎未来会发生的一切,三人才一改之前的揶揄和嘲笑,郑重回复克郎:

“你在音乐这条路上的努力绝对不会白费,有人会因为你的乐曲得到救赎,请你务必要相信这件事到最后,直到最后的最后。”

敦也一直想尽快离开杂货店,翔太和幸平却想继续帮人回信解答困惑,正如幸平所说:“像我这种脑筋不灵光的人,活到这么大,好像今天晚上第一次对别人有帮助。”

听罢,敦也皱起了眉头:“所以即使根本赚不了一毛钱,你还是想继续为别人消烦解忧吗?”

幸平说:“这不是钱的问题,赚不了钱也没关系。以前我从来没有像这样不计较利益得失,认真考虑过别人的事。”

人们在考虑问题时,总会免不了受到外界诸多因素的影响,会考虑结果是否对自己有利,因此处处计较。但当我们把一切杂念抛诸脑后,一心只是单纯地为他人着想时,就会发现这世界可爱很多。

大概每个人想要与这世界和解,最先要学会的就是无私吧。

就在这时,三人从手机上看到了浪矢杂货店将复活一晚的通知,通知上写着:“九月十三日是杂货店老板去世三十三周年,所以想到用这种方式来悼念……”

今天刚好是九月十三日,于是他们猜测,可能正是因为在这个时间的突然闯入,才莫名与过去连结起来。

就在他们震惊不已时,铁卷门发出了声音,又一封信送到了。

署名是“迷茫的汪汪”,信中说,今年刚高中毕业的她,因家庭原因放弃读大学而选择了工作。但这份连小学生都能胜任的工作使她感到厌烦,她希望尽快成为一个有经济能力、独立自主的女人。

正当她犹豫不决时,街头找酒店的服务员的星探发现了她。前去参观后,她发现了一个自己从未接触过的世界。于是,十九岁的她开始白天在公司上班,晚上去酒店工作。

为了使赚钱的效率更高,她打算辞掉白天的工作,专心当她的酒家女,此番来信,就是询问要不要这样做?对这个问题,敦也嗤之以鼻,幸平表示“离谱”,翔太却乐观地说“我猜她一定是个美女”。

结合之前的阅读,我们不难发现“三人组”的成员性格各异,敦也冷淡,幸平谨慎,翔太热情,他们都有自己独立的人格,正因为生活所迫,才不得不走上“盗窃”的路。但他们心里,仍保持着最初的天真和善良。

三人起了争执,敦也认为她这是乱来,翔太却表示理解:“我想要支持她,我觉得她并不是抱着轻率的态度写这封信。”

敦也说:“这和轻不轻率没有关系。要不要打赌?你赌她能够出淤泥而不染,并终于有了自己的事业,我赌她在全职当了酒店服务员后,爱上一个坏男人,最后生下没有父亲的孩子,给周围人添麻烦。”

其实敦也并非生性冷淡,他刚才打赌说的不是别人,正是他的母亲。

敦也的母亲在二十二岁时生下他,父亲却在他出生之前突然失踪了。母亲没有其他能做的工作,只得继续在酒店上班。

自敦也懂事以来,母亲身旁就一直没断过男人,甚至有个男人总莫名其妙地对敦也动粗,母亲还总说是敦也的错,从来不曾护着他。

敦也读二年级时,那个男人因赌博遭到逮捕,刑警发现敦也身上有瘀青,通知了儿童福利所。母亲赶来后,对福利所的职员说,可以自己带小孩子。就这样,敦也开始和母亲两个人一起生活。

母亲很少回家,也没有留下一分钱。终于有一天,敦也因为难忍饥饿,偷了路边摊的串烤被抓。三个月后,他被送到了丸光园孤儿院。

每一个误入歧途的人,可能心底都曾受过伤。他们像刺猬一样用冷漠的外壳把自己死死保护起来,是因为害怕再次被辜负。

其实,那些从未被善待过的人,反而最能识别善良,也最能珍惜善良。

三人经过一番讨论,统一口径后,回信规劝道:“赶快辞去酒店的工作,你简直是乱来。”他们认为这种拿着父母的钱却自甘堕落的人,就应该被好好教训一番。

之后收到的回信里,对方坦承了自己的身世:“我想要赚很多钱,并不是为了满足我个人的欲望。”

原来咨询者也是丸光园孤儿院的孩子,从小失去父母,被亲戚收养后想要报答,但亲戚年事已高,她怕自己没有太多时间。

有一位客人答应资助她开店,前提是要她当他的情妇,她是很认真地在考虑这件事,因此才会写信咨询。

这位“迷茫的汪汪”本名叫做晴美,父母在她五岁时车祸身亡。没有人愿意收留她,只有田村夫妇向她伸出了温暖的手。在那个家里,她认识了击剑的静子,而这位静子,便是第一个故事中的咨询者“月亮兔”。

提起解忧杂货店,静子说:“我觉得老板很厉害,说话毫不含糊,也不会掩饰,我被骂得体无完肤,但也多亏了他,让我最终清醒,也知道之前是在自我欺骗,所以,我才能够毫不犹豫地投入击剑训练。”

正因为听到这样的赞誉,晴美才产生了写信来咨询的想法。翔太等三人的回信给晴美指出了“当情妇”的另一条路,这条路令她大惊失色。

信中提出要她在接下来的五年内,彻底钻研证券交易和买卖不动产方面的知识,并且存钱购买不动产。

信中甚至明确指出:一九八六年后,日本将进入空前的经济盛况,所有不动产都将升值。

她要趁这段时间进行“炒房”,然后把炒房赚到的钱投入股市。因为一九八六年至八九年期间,无论买哪一支股票都不可能赔钱。

进入一九九零年后,日本经济会持续走下坡,她要靠自己经营事业,脚踏实地赚钱,尽快开始做利用网络的生意……

这些预言对晴美来说简直就是天方夜谭,但那笃定的语气,却又让她不得不赌一把。而最终,这些看似不可能的“预言”竟全部实现了。

一九八五年七月,晴美第一次出击,几年下来,她的存款超过三千万圆,她用这笔存款买了一间公寓;

一九八六年初夏,那套公寓的资产价值上升了一点五倍。于是晴美开始贷款买其他的房子,并成立了“汪汪事务所”;

在一九八七年秋天之前,晴美购买的很多房子在短短一年之间,价格就涨了三倍,股价不断上升,她的资产随之大幅增加;

一九八九年之前,晴美把投资的房子全部脱手,还卖掉了股票,就这样,她在泡沫经济的巅峰时期赚了好几亿;

之后,晴美又转战互联网,收购一些快要破产的店面重新装修,以此盈利……

总之,在那封“预言信”的指示下,晴美很快就变成了一个极为富有的女强人。

但在这时,丸光园孤儿院却发生了问题。

自从院长去世后,孤儿院正规职员的人数减少了一半,取而代之的是很多有着奇妙头衔的临时职员,有人甚至利用孤儿院做不法勾当……

晴美越想越觉得不能坐视这种情况发生,她认为,只有自己能够拯救丸光园。于是她打算把孤儿院买下来重建。

但这个过程并非一帆风顺,甚至引来了很多人的猜忌和报复,接下来,又会发生什么匪夷所思的事情呢?我们会在最后一天的共读中,揭晓答案。

故事读到这里,有多少人在羡慕晴美的际遇呢?如果可以,大概很多人都想拥有预知未来的能力,借以发家致富、改变眼前残酷的现实吧。

晴美是幸运的,通过一封“预言信”改变命运,走上了人生巅峰。但更幸运的是,无论她达到何种高度,她都不曾忘本。

她知恩图报,不惜以多年积累起来的财富去拯救心中的净土“丸光园”;她不忘初心,仍然保持着心灵的纯洁和良善。而这一点,是很多经历过商场沉浮、尔虞我诈后的“暴发户”们做不到的。

真正尝过苦的人,才更懂得幸福的可贵,也才更懂得珍惜和回报。

下一周,我们将陪大家共读的是当代著名作家苏童的中篇小说《妻妾成群》,这部作品讲述了一个受过新式教育的女大学生颂莲,在嫁入豪门大院后渐渐被封建落后的世俗观念摧毁心志的故事,艺术化地再现了中国封建礼教吞噬人性的恐怖景象。

作家苏童在小说中描写了丰富的意象,包括陈家后院的枯井、紫藤和海棠,甚至三姨太梅珊唱的京戏等,都蕴含了深刻的隐喻,营造出一种颓废神秘的气氛。

作品从年轻、水灵、有文化的颂莲踏进陈府大门写起,到颂莲发疯、五太太文竹进陈府大门戛然而止,触及的是新文化运动以来中国文学屡见不鲜的封建家族制度,和男权中心的时代背景下“吃人”的主题。

当年,小说《妻妾成群》一经发表便迅速走红,曾一度被改编成多部影视作品,张艺谋执导的电影《大红灯笼高高挂》便是其中之一。那么,在这座颓废神秘的陈府大院里,会发生哪些故事呢?我们一起期待明天的共读。

  • 作者简介:出于欣赏、交流、学习之目的,部分作品可能整理于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原作者如不愿意在本网站刊登内容,请及时通知本站,予以删除。微信:zhidemaCn
  • 发表日期:2018年01月22日 编辑:026 标签: 来自天上的祈祷